1. 经济参考网首页
  2. 精读

“中国激光雷达第一股”折戟,资本还在抢着投它

如今,无人驾驶领域被视为“兵家必争之地”,而激光雷达作为智能汽车的“眼睛”可谓炙手可热。

近日,国内本土激光雷达制造商禾赛科技宣布,获得来自小米产投7000万美金的追加融资,加上此前官宣的超3亿美金融资,目前公司D轮融资总额已超3.7亿美元,领投方包括小米、高瓴创投、美团和CPE等。

值得一提的是,此轮是禾赛科技在终止IPO之后首次获得的新融资。今年1月,禾赛科技申请科创板IPO,有望冲击“中国激光雷达第一股”,但因其主动撤回材料,它的上市计划仅2个月便终止了。不过,今年8月,市场传闻禾赛科技转向美股IPO。

图片

来源:科创板官网

尽管折戟科创板,但却不难看出,资本对于其投资热情依旧不减。那么,禾赛科技究竟质地如何?

百度、小米都来捧场

2013年,禾赛科技在硅谷圣何塞应运而生,由三位志同道合的校友共同创立。

出生于1986年的李一帆便是其中一位。这位学霸级的人物,从小学习优秀,一路被保送至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大三那年,李一帆收到一家美国硅谷公司的邀请,入美深造。很快,其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顺利取得了机器人硕士学位,随后留校完成了博士学位。

此时,比李一帆大一届的清华学长向少卿也正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机械工程系深造,二人经常参加斯坦福华人留学生聚会,并在此结识了正攻读机械工程系博士学位的孙恺。

或许是拥有相似的经验及想法,三人一拍即合决定一同创业。

这三人创业后分工明确,由孙恺担任首席科学家,向少卿出任CTO,而已经入职美国西部数据集团的李一帆则兼职禾赛科技CEO。

次年,他们决定将公司迁回国内,最终落户于上海。

一开始,禾赛科技以做激光气体遥测系统起家,即便是只做气体传感器也能成为一家优秀的高科技公司,但这似乎并不足以撑起他们的野心。

而恰逢此时,自动驾驶行业开始展露锋芒,很快他们将目光瞄向了这个千亿级市场——激光雷达。

激光雷达一直以来被视为自动驾驶的“眼睛”,准确的说它是一种通过发射激光来测量物体和传感器之间距离的装置。相较于其他雷达,激光雷达的探测角度更广,障碍物识别能力也较强,因此,激光雷达被认为是L3及以上自动驾驶汽车必备传感器。

作为无人驾驶领域重要一环,其需求自然不言而喻。Frost&Sullivan数据显示,全球激光雷达市场规模有望由2019年的6.8亿美元增长至2025年的135.4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64.6%。其中,中国激光雷达市场规模有望由2019年的2.3亿美元增长至2025年的43.1亿美元,年复合增长达63%。

图片

赛道前景广阔促使了禾赛科技加紧步伐,很快公司于2016年10月正式发布了第一款32线激光雷达。紧接着,在2017年4月,禾赛科技推出新款40线激光雷达Pandar40,凭借着测距远、精度高、抗震性好、耐高低温,打破了国外同档次产品的垄断。随后又在2019年发布了激光雷达产品“PandarGT 3.0”,其中使用了其自主研发的高速振镜系统和激光器。

跨界6年时间,禾赛科技至今发布10款产品。

图片

目前,激光雷达收入已占据公司总营收的75%以上,2019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3.28亿元,占比近95%。禾赛科技的激光雷达主要应用于无人驾驶领域,2019年其在无人驾驶市场形成的销售金额超过3700万美元,已成为全球无人驾驶领域销售金额最高的激光雷达供应商之一,其客户包括德国四大汽车制造商之一、北美三大汽车制造商中的两家等等。

图片

成立至今,公司一共开展了9轮融资,先后获得了百度、光速中国、小米、美团、高瓴创投等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禾赛科技与百度关系匪浅,2017年其与百度Apollo共同发布了一套自动驾驶开发者套件——Pandora;2018年,公司助力百度推出Apollo Robotaxi,两者在自动驾驶领域相辅相成。

图片

从技术研发及产品商业化进程来看,禾赛科技实力不容小觑,这也许是资本青睐的主要原因。

业绩压力不减

不过,由于无人驾驶和激光雷达市场还未进入真正爆发阶段。

一方面,成本过高是个阻碍。除了禾赛科技之外,华为、大疆Livox、Luminar、Innovusion等的半固态激光雷达纷纷开始有量产项目落地。随着市场进入者越来越多,激光雷达成本有所下降,但目前量产激光雷达的平均价格仍要达到1000美元左右,还有进一步下降的空间。

另一方面,替代技术方案的推出。不同于小鹏、蔚来等智能车企,出于成本考量的特斯拉早早就完全摈弃了激光雷达的无人驾驶技术解决方案。特斯拉通过研发算力更强的无人驾驶专属芯片,结合视觉感应加上海量的实际道路场景数据,让高等级无人驾驶系统摆脱激光雷达成为可能。这样对于禾赛科技这种机械式激光雷达的推广及规模化造成一定的压力。

基于激光雷达行业规模化尚需时日,禾赛科技规模仍然较小,业绩不稳且有亏损扩大趋势。

2017年-2019年,公司营收规模由1947万元增长至3.48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收入达到2.53亿元,而归母净利润只有2018年实现盈利1611万元,其余年份均为亏损状况,且2019年亏损高达1.5亿元。

图片

除此之外,造成业绩亏损的另一主要原因是其支付的高额相关专利许可费用。禾赛科技最大的竞争对手美国激光雷达公司Velodyne一度是占据全球80%市场份额的国际巨头,由于在成本上没有任何优势,其于2019年宣布裁退北京员工,并不再直接面向中国市场销售。退出中国市场的Velodyne发展并不顺利,今年其下调了全年营收目标由此前的7700万-9400万美元下调至6000万-6300万美元,且仍处于亏损状况,致使其股价一路下跌,今年以来跌去了76%。

而在其撤出中国的同时,Velodyne指控公司侵犯其在美国注册的旋转式激光雷达相关专利。尽管禾赛科技否认了其专利侵权行为,但这场纠纷最终以公司向Velodyne支付了约1.6亿元的专利许可补偿费,以及后续按年支付的专利许可使用费收场,且协议有效期至2030年。这意味着禾赛科技未来利润增长仍将受到一定侵蚀,在其原本并不亮眼的财务状况雪上加霜。

小结 

Velodyne的退出,无疑留给国内激光雷达企业一片成长的沃土,而随着自动驾驶领域火热,不管是传统车企,还是造车新势力,还是其他科技领域巨头,都争先介入这一领域。不过,当前激光雷达造价成本高、技术复杂、开发周期长等不足之处,阻碍其产品商业规模化,解决量产问题之路任重而道远。

禾赛科技作为该领域的早一批玩家,拥有一定技术基础市场影响力,但禾赛科技并非唯一一个受益者,激光雷达作为资本又一香饽饽,还有欢创科技、图达通、速腾聚创等国内其他企业相继获得融资,若其他玩家抢先拿下市场,将给禾赛科技带来更大的压力和挑战。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作者:经济参考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518081.com/yantian/46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