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真事鬼故事(真实的两个短篇鬼故事)

真人真事鬼故事(真实的两个短篇鬼故事)

真人真事鬼故事(真实的两个短篇鬼故事)

故事一.摄影组的故事

在目前的微量物证分析学里包含有爆炸物证、射击残留物证、纺织纤维物证、油脂物证等等学科。但是你听说过有有关心理残留物证么?给你讲个心理残留物证的案例吧。

当年我刚参加工作,职务不高,只负责一些外勤的杂活。一次领导派遣我去跟随一个电视片摄制组,给拍摄现场维持下秩序,这类活虽然没什么重要意义,但跟着看人家拍片子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摄制组来到了五大道某处拍摄外景,我在旁边看热闹。摄影器材从车里搬进搬出的,一帮人团团转,导演、摄像、场记、群众演员来回折腾,也是很辛苦的活。后来又跟着到了中心公园附近,目前科委所在地的大宅子拍摄室内情景。

这个故事片讲述的是文革后期,一个家庭的恩怨故事。当时的故事情节是一个男子和好朋友发生误解而产生争执,继而失手将好朋友打死,后来他急忙实施抢救却已回天无力,在屋子里思索半天,他最后怀着侥幸心理把好朋友吊在房顶上伪装成自杀后潜逃。

这一场景正好在该大宅子的室内拍摄,我看到了这个剧情,忽然觉得很是诧异。隐约感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个场景暗含的寓意令我无法坦然,于是急忙找个借口回到单位,到了档案室翻阅以前的卷宗,凭着记忆,找到了多年前的一个案件记录:一个人上吊自杀,但现场发现一个烟头,和一个不属于本人的黄色手帕,怀疑是他杀。后脑头发根部有微小的新月形淤血斑点。当时刑侦科技不发达,一切也都符合上吊自杀的特征,也没有更多证据,因而成为历史积案。被尘封在这档案室里。

赶紧回到拍摄现场,还在重拍中。我留神起屋子内的拍摄细节来,按照剧情发展,扮演凶手的演员也是在误伤人后,闷头在沙发上抽了根烟,在思索下一步怎么办,而随手抄起来的凶器竟然是个蜡烛台底座,烛台底座是圆形,砸在头上肯定是新月形伤口。随着剧情发展,演员把尸体吊在房上过程中,竟然也掉了一块黄色的手帕。导演喊停,当天拍摄完成。剧务收拾东西准备撤回,明天继续拍摄下一幕。我再也坐不住了,悄悄找到导演问他,能介绍下该电视剧的编剧么?太多的巧合让我无法相信这些细节这么的吻合一段往案。

导演很自然的告诉了我一个编剧的名字,我回到所里上报了领导,领导也很重视。于是派人找到了那名编剧。据说那天编剧在家中抽烟,看到登门拜访的警察一点没有反常,警察询问起那个案子,他而是很镇定的对警察说: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你们会找我。然后没有任何隐瞒,全部交待了当年发生的事情。警察

真人真事鬼故事(真实的两个短篇鬼故事)

故事二.诡异油罐车

这件案子发生在90年代初。

天津机务段在现在的普济河道立交桥下,归属北京铁路局管辖,天津机务段负责过往货运列车的日常维护和检修工作。

当时的货运管理并不严格,所以有工人偷窃货物的情况,当时的大米,电器,服装,凡是能拿走的都要丢失一些。工人们将偷来的东西拿到家自用或者变卖。

某一次,一列途经天津的油罐车在例行检修后,开往河北某地的化工厂。

当地的工人打开油罐车低部的阀门,开始卸油,突然发现有一罐车阀门已经打开,却怎么也排泄不出油来。

可是用竹竿从上部捅进去检测,发现罐车还是满的,似乎里面排油阀门被什么堵塞住了。当地的工人只好从罐车上部打开盖子,将油抽出来,漫漫的油见底了,发现罐车里面有某个东西堵塞住了排油口。没办法,只好派个人进去清理,下去个工人,仔细一瞧,大吃一惊,原来里面趴着个死人!

这下事情搞大了,叫来了当地的公安,把人捞上来一看,穿着铁路的工作制服,胸前还有个工作牌,一看是天津机务段的,于是立刻联系天津的警方,派人去调查接收这个案件。

后来经过分析,估计是该人准备偷油,然后找来了桶,从上面捞油,正当打开罐车盖子时,列车突然启动,此人站立不稳,一头栽了下去,掉进了盛满油罐车里,盖子也顺势盖上,从里面无法打开。由于油比水轻,此人根本无法漂浮上来,并且里面四壁光滑,就这样活活淹死了。

调查结果出来后,我陪同铁路方面人员一起找到了该工人家属,因为这事也不光彩,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的家属。

他留下了一个年仅5岁的女儿,似乎还不知道所发生的一切。

我过去抱抱孩子。天真的孩子反复说:“爸爸口渴了,爸爸口渴了。”

我对孩子说:“你爸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许久也不能回来了。”

孩子却说:“爸爸前天晚上回来了,说他口渴了,找水喝,过了一会就走了。”

听到这我一愣,每次回想起小女孩的话,不免叹息,也许这么离奇的死亡,确实口渴吧。

不知是否女儿思念父亲,夜有所梦,还是另有其他。有天津机务段的熟人的话,可以打听下这个离奇的故事。

PS:如果遇到有关于百科类创建编辑修改的任何问题,欢迎留言咨询,百科参考网无偿免费回答。请注明出处:http://www.518081.com/2333/77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