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浩然的田园诗(孟浩然最美的一首田园诗)

孟浩然的田园诗(孟浩然最美的一首田园诗)

孟浩然和王维并称“王孟”,是唐代山水田园诗派的代表。其中王维倾向山水诗,孟浩然更擅长田园诗。孟浩然的田园诗平淡自然,不雕不琢,很是别具一格。今天我们欣赏一首他最有代表性的五言律诗《过故人庄》,这首诗也被誉为“唐代最美的田园诗”。

孟浩然的田园诗(孟浩然最美的一首田园诗)

《过故人庄》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过故人庄》,诗题的意思就是拜访老朋友的田庄,过:拜访。

孟浩然的田园诗(孟浩然最美的一首田园诗)

首联从应邀写起,老朋友预备了饭菜,邀我到他家做客。而朋友邀我来,我就如约去,很是随意,可见和朋友的关系也很自然。去吃什么呢?是农家普通的黄米饭,而不是“烹羊宰牛且为乐”,没有那么讲究。虽然排场不大,但也很有诚意,不只是黄米饭,还杀了只鸡。

在平时,农家是舍不得随便吃鸡的。过去民间有“新姑爷上门,老母鸡没魂”的说法,可见用鸡待客也是很不错的。

以“鸡黍”相邀,既体现了田园风味,又见待客的真诚简朴。

开头一联,不华丽,不奇特,但却亲切,醇厚,将全诗带入一个平静自然的气氛中。

孟浩然的田园诗(孟浩然最美的一首田园诗)

颔联:诗人高高兴兴而来,他边走边欣赏着一路风光,不觉朋友的小村庄已经近在眼前。朋友的村庄是什么样的呢?是“绿树村边合”,绿树已经把小村环抱起来,家家桑梓,户户浓阴,自成一统,别有天地,这是眼前的景象。而远景呢?则是“青山郭外斜”,绵延的青山横卧在小村后面,它好像天然的屏障,为小村做了厚重的依托。

背靠青山,村前绿树,再没有多余选景,却又尽显小村的幽静和安宁。

这里不像陶渊明笔下“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桃花源村庄那么虚无缥缈,而是实实在在的大唐天宝年间的农村景象。在这样的自然和社会环境中,透着盛世的富足、欢乐,所以才有了下面的宾主举杯尽欢。

孟浩然的田园诗(孟浩然最美的一首田园诗)

诗人进了村,到了朋友家,那又会是怎样的情景呢?

颈联: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在这里,诗人将宾主如何见面、寒暄皆略过,而是将镜头直接切入到欢快的酒席上。酒席就摆在屋里,但场面绝不局促。因为窗子打开,主人家的场院、菜园尽收眼底。真是人在屋里,眼和心却可以自由游走到田野。看着这田园风景,话题也自然是些农事庄稼了。

绿树、青山、村舍、场圃,这是一幅优美的田园图;把酒、桑麻,这是一场欢乐的农家宴。

孟浩然布衣终身,一直都生活在乡间,李白说他“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但孟浩然生逢盛世,他也想为国做事,怎奈“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世无知音,他又不愿逢迎巴结,所以就在家乡湖北的鹿门山,过起了隐居生活,想来他也会有寂寞之感的。但看着青山绿树,再有朋友把酒桑麻,他的心会释然的,他会淡了名利,抛却孤独的。这就是田园生活的吸引力和治愈力吧!

孟浩然的田园诗(孟浩然最美的一首田园诗)

欣赏了农家风光,朋友也见过了,酒也喝过了,诗也该收尾了——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诗人很直率,这次做客高兴,他就主动约了下次:等到秋高气爽的重阳佳节,我还到你家来“就菊花”。看似脱口而出,但主人的热情,客人的愉悦,主客间亲密的关系,全都跃然纸上

为什么是“就菊花”而不是看菊花、醉菊花呢?难道诗人重阳再来做客,仅仅就是为了应重阳节的节令——赏菊花,饮菊酒吗?当然不是,菊花代表着隐逸。宋周敦颐在《爱莲说》中有“菊,隐逸者也”,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早就成就了菊花脱俗高洁的君子形象。而诗人就是和菊花一样的隐逸君子,所以他要亲近菊花,“就”:亲近也。这不是对菊花的把玩,而是君子之间的惺惺相惜。看菊花、醉菊花则都是把菊花物化了。前人评“‘就’字百思不到,若用‘看’字,便无味矣”。

孟浩然的田园诗(孟浩然最美的一首田园诗)

对于孟浩然来说,老朋友这种淳朴自然的田园生活,正是他的精神归宿,所以他要再约“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这首诗没有诗眼,没有一丝雕琢的痕迹,但却通篇圆融,情感真挚,凝练自然。平衡均匀的句子,构成一个完整的意境,把农村自然风光的恬淡秀美和人们淳朴诚挚的感情有机融合,正应了沈德潜“篇法之妙,不见句法”的美誉。

PS:如果遇到有关于百科类创建编辑修改的任何问题,欢迎留言咨询,百科参考网无偿免费回答。请注明出处:http://www.518081.com/2333/756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