疲惫不堪的意思(我们为何如此疲惫不堪)

原创 立平观察 孙立平社会观察 前天

收录于话题

#留言补遗

6个

【留言补遗,刚刚试办四期,就有两期被和谐了。原因应当是我对尺度把握的不好,在此向各位致歉。从本期开始,将留言补遗改为留言精选,所选的范围也由因名额限制无法入选的留言扩大到全部留言,同时在编排上尽量将内容集中到若干主题】

坐拥琴书便是仙:为什么我们今天没挣到多少钱还那么累?原因很简单:1.我们的收入分配制度非常畸形,非常不利于劳动者;2.我国的产业普遍处于世界产业链分工的价值链低端,利润都被发达国家拿走了;3.长期的通货膨胀政策,使货币无法储存劳动者的劳动价值;4.我国缺乏完善的无差别的社会保障,为我们的生存兜底【这则评论第3点提出的问题非常值得思考,如何使得劳动的价值能得到存储和积累?】

藏传密宗 :我想,确保币值稳定,也就是货币实际购买力的长久稳定或许是抑制劳动者焦躁情绪的重要手段之一。即使按照现在统计口径的通胀率,在普通民众的感受也是难以接受的血盆大口。对货币贬值的预期是压在相当一部分幸运的996们背上的大山。8%的经济增长率远没有0.1%的通涨率在草民的耳朵里更像是福音。现在没有人知道自己有多少存款、拿多少工资才能长期维持自己和家庭的正常生活,即使是已成天价的房子,也没有人知道自己要有什么样的挣钱速度才能赶上房价的上涨。

暘子:作为一名经济学的研究生,现在切实体会到了用GDP来衡量国家发展水平的局限与不堪。一个个数字的后面是无数人咬着牙的努力,一种非正常状态下被体系鞭打着的产出。宏观下的繁荣与微观下的惶恐真的是,可悲又讽刺。

蚂蚁革命:谁又不是呢?按理说,有房有车无贷款,博士学位有工作,应该没啥焦虑和忧愁吧?但实际上,自从读了这个博士,就再也没有不焦虑过,天天处于焦虑之中,没有一天睡个好觉。有时候就在想,如果当年没有读博士,或者高中毕业就去打工了,又或者没有在大城市,在乡下和一个村姑过日子,会不会像现在这么不快乐?难,太难,感觉这个问题太复杂,涉及的太多,仿佛我读了一个假博士。

闲情偶寄:留言真实丰富,有的说“夫妻两人相继被优化,孩子还小,我焦虑”,有的说“前几年买了几套房,现在似乎这几套房有所贬值了,我焦虑”,还有说“双博士学位,有房有车无贷款,我也焦虑”,每个人的焦虑我相信都是真心的,即使马云也可能很焦虑,很真诚的焦虑,何况还远远不如他们的,但是诸如马云为什么也会焦虑,甚至比底层的更焦虑,除了社会原因,比如内卷,是不是还有想的太多,要的太多,说穿了就是欲望太多,因为,似乎我们都默认一个“道理”,即所谓不进则退,所以要不停的上进,得到多少都不安全,还要更多,而即使再得到更多,也是觉得不安全,其实很多时候真是这样吗?

米儿妈妈:我和丈夫都是九十年代中期毕业的大学生,我进了学校,他进了企业。他已经成为光荣的“自由志愿者”好几年了,自己交社保。好在我工作还算稳定,温饱不成问题,但心里充满了不安定感。我们同期毕业的,体制内和体制外差距巨大,所以他对孩子最大的要求是“考公务员”。

钱哲:当代人的焦虑,根源在于“个体化”越来越严重,我们越来越不属于哪个稳定的团体,安全感越来越缺失,生活的问题都需要靠个体解决,没有哪个组织对你负有责任,这必须会导致焦虑,我们的现代化过程实质是一个“个体化”过程。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体制内的人焦虑要少些,或者说他们的焦虑不同于体制外的人【上面两则留言都涉及到安全感与组织、体制的关系】

YOU:对于这种屁滚尿流的内卷模式,有时我觉得这是中国在通向发达国家的必经阶段,等现代化目标都实现了,也就好了。但仔细想又不对,日韩已经发达很多年了,但仍然在卷,而且没有半点放松的的意思。这片土地上还有一个更绝的东西,叫官山海,山川河流,万千物产,竟然能全部被公权控制起来。你不进这个筛选系统,也照样能通过柴米油盐把你控制得死死的,而且越是必须的,就越控制得越紧。

Mr孙:我们应该从更大的维度上看问题,才不失偏颇。从个人角度,想要安逸,过世外桃源生活,无可厚非,但从整个国家和时代层面可就不是这样的了。抛开我国人口多资源有限的现实,单看国家利用有限和平时期努力发展经济,争取用最短时间从发展中国家发展成为中等发达国家,让我们一代两代人的牺牲(也就是承受内卷压力),换取后人美好未来生活,就比我们这些戚戚小人看得远。

闲情偶寄:有留言说“让我们一代两代人的牺牲换取后人的美好生活”,这样的觉悟很了不起,但这样的观点实在不赞同,且不说现在的牺牲能否换来后人的幸福,须知我们的上一代不也在牺牲吗?他们当时想必也希望能换来下一代的幸福吧?还有一个问题是人该为谁活着?为自己还是为下一代?下一代是否需要你为他们牺牲?

甘露:在剧场中,前排有人站起来,后排也只能无奈地站起来,但大家都很累地站着,看到的情景与都舒服地坐着看到的是一样的。一种没有积极意义的荒谬竞争。那么问题来了:前排人为什么站起来了?后排为什么也只能无奈地站起来而不能把站起来的前排摁下去或者驱离不让他妨碍别人?

winter:哎,孙老师,我说句难听点的话吧,你在这里悲悯苍生,孰不知其他大部分的人却很乐意现在的这种生活状态,从内心觉得是理所应当的。

收录于话题 #留言补遗

6个

写下你的留言

精选留言

看孙老师的公众号还要争分夺秒,晚了就没了,这能不焦虑吗?把人当人,平等对待,公平,正义,彰显人之尊严,就是彰显社会阳光,国家尊严。一个社会,一个国家,都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人构成。常识啊。国家强大缘于每个人的尊严得以保障。人在国外,观察到一个现象,我们的同胞走在街上,眉目间常有一种苦哈哈的表情,即使是放空状态。其他民族、人种的人表情都是舒展的,喜悦的。无关收入,同胞在我这个地区,收入还是靠前的。亚洲人办的学校,学习紧张,小朋友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吓得我不敢把孩子往里送。不过小朋友如果在这里长大,总体而言,身上有一种自信的气质。东亚社会,如此之卷,跟文化恐怕也有很大关系。看到祖国发展如此迅速,感觉很自豪。看到亚洲人如此勤奋聪明,常常感叹未来会是亚洲纪元。但是想想,如果亚洲文化,成为强势文化,不知道会不会带着全世界人民一起“卷”!都感到如此疲惫如此焦虑,这背后必有如此之人在作法。疲惫不堪的意思(我们为何如此疲惫不堪)

PS:如果遇到有关于百科类创建编辑修改的任何问题,欢迎留言咨询,百科参考网无偿免费回答。请注明出处:http://www.518081.com/2333/105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