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今年目标收入至少100亿

在2020年大家一定在抖音里多次看到罗永浩在直播带货,大家也知道他是欠债很多,据最新消息报道罗永浩今年目标收入至少100亿,那么这个罗永浩带货可靠吗,他直播间的东西真的值得购买吗,那么接下来大家就随见闻坊小编一起了解看看~

罗永浩今年目标收入至少100亿

罗永浩今年目标收入至少100亿

据澎湃新闻,4月8日,锤子科技创始人、抖音头号带货主播罗永浩在抖音电商大会上表示,自己是“直播带货的四大天王之一”,但“只是老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2020年4月1日,罗永浩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至今已坚持一年时间。

谈及直播带货的成绩,罗永浩称:“去年完成了大概30个亿,今年要把直播电商、代运营、品销合一营销推广、培训业务以及供应链业务加一块,希望完成100到150个亿。”

据悉,罗永浩在2014年的时候推出了锤子手机,但之后销量成绩并不理想,在众多国产品牌里锤子手机的份额没能达到一个比较好的成绩,最终这一手机品牌还是被卖出,罗永浩也因为欠供应商背负债务,在这几年内还因欠债多次登上热搜。

在2020年4月1日,罗永浩正式开启在抖音平台的直播带货。在首场的直播中,罗永浩的带货交易总额突破1.1亿元,整场直播观看总人数超过4800万。在罗永浩推荐的产品中包括了数码消费品、零食食品。美妆湖里、生活电器等。

罗永浩今年目标收入至少100亿

未来一年要怎么做,罗永浩称将从四个方面发力。

一是继续把直播电商、兴趣电商业务做好。

二是通过积累的供应链能力,去服务更多的明星网红。

“很多明星想做直播电商兴趣电商,但是不知道这件事比想象中复杂得多,需要很强的供应链团队。”罗永浩说,“这解释了为什么中国有很多比我流量大的明星做电商没有成果,原因是幕后没有专业团队,我们现在供应链团队有几百人,我想对有志于从事直播电商的明星说,可以和我们联系。”

为了强调在供应链上的能力,罗永浩谈起了自己的羊毛衫翻车事件,他称过去一年卖了8000多种商品,几万SKU,只出现了一例“翻车”。

三是发力代运营业务,为品牌商提供投放、品牌宣传等服务。

四是将启动对网红主播的教育培训业务,罗永浩担任名誉校长和培训讲师。“也许我是中国唯一一个横跨直播电商和教育培训的专家。”罗永浩笑称。

他提出,目前行业内的草根色彩较重,很多品牌商都希望希望行业有更多受过更多培训的、专业人员出现,因此决定投入网红主播教育培训业务。

罗永浩:今年年底可还完欠债

4月8日,罗永浩在微博表示,去年在直播、供应链、代运营及市场营销,还有主播培训这四块业务的总 GMV 和收入为30亿,今年希望是100亿到150亿,针对自己的欠债,他表示:“年底应该差不多还完了,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天灾人祸”。

此前,罗永浩表示,自2018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目前已经还清3个亿,自己没有选择破产清算,会在未来的一段时期把债务全部还完。他还因债务数次被“限高”,无法乘坐飞机和高铁,不过也都因及时与对方沟通解决而撤销“限高”。目前,他的股权冻结信息已从超过30条减至16条。

罗永浩今年目标收入至少100亿

罗永浩带货可靠吗

交个朋友一周年成绩单:超30亿GMV,全品类、年轻化选品。

实现去年立下的日播flag,交个朋友花了约半年。从去年11月起,除了春节时期的短暂停播,交个朋友直播间每月开播场次均超过20场。

开播场次的提升,明显带动了销售成绩。根据小葫芦大数据,截至3月底,罗永浩直播间已开播超150场,销售额突破30亿,稳居抖音第一。

回顾过去一年罗永浩直播间的销售数据,仅在去年7月《脱口秀大会3》开播之际迎来短暂的低点,此后便一路走高。去年8月的苏宁易购专场和今年1月的年货节专场,单场销售额均破2亿。

综合观看量和涨粉数据可以看出,罗永浩直播间已经沉淀下来一群固定而死忠的“购物粉”。

在1月年货节、38女王节等购物节点,观看量和涨粉量随着直播间开播场次提高而大幅上涨,与到场的明星嘉宾关系不大。

去年开播时,C站曾形容罗永浩直播间“直男顶起大半边天”。这一年来,直男属性大大减弱,女粉比例已达到近3成。

如今,罗永浩直播间的选品逻辑可以总结为3大关键词:全品类、年轻化、新品牌。

以手机为首的数码产品依然是罗永浩直播间的特色。据飞瓜数据统计,苹果是罗永浩直播间出现频率最高的品牌,平均每两场直播过后就会返场。

但事实上,围绕整个生活场景的高客单价产品能够占据强势地位,才是拉高平均客单价的原因。

3.8购物节,单价上千元的体检套餐在罗永浩直播间卖出近2千万元销售额。包括旅游套餐、高端酒水和高端护肤品等高客单价产品在内,这些产品面向有消费能力的年轻上班族,撑起了罗永浩直播间的基本盘。

针对单价中低的食品饮料品类,交个朋友则瞄准了年轻人的消费特点,挖掘细分赛道的新品牌。三只松鼠旗下的速食品牌铁功基、婴儿食品宝宝馋了都是其直播间常客。

在交个朋友发布的“品牌成绩单”中,可以看到两类品牌,一类是成立5年左右的新消费品牌,大希地、钟薛高都在此列。另一类则是刚开始转型新零售的老品牌,如哈肉联、草原汇香。这些品牌的统一特点是足够细分,所在赛道还没有诞生绝对的领导性品牌。

黄贺认为,直播是新品牌的孵化器。去年接受播客泡腾VC采访时,黄贺曾提出一个“二八原则”:80%选品通过与拥有多个品牌的大公司规模化签约解决,另外20%则是热点产品和新产品。

除了在罗永浩直播间得到验证,这种选品模式也被延续到了李诞、戚薇、钱枫等合作主播身上。

黄贺反复向C站强调建设“供应链”的作用,事实上,交个朋友团队也在努力打造自身的供应链管理能力。一方面是因为加强供应链管理,才能从源头把控产品质量,另一方面,罗永浩去年频频翻车,一度被粉丝戏称“翻车越狠,人设越稳”,他们试图回溯整个链路找出原因。

去年的“假皮尔卡丹”和瑕疵鲜花是其中影响最大的两起事件。

交个朋友团队在公众号中透露,瑕疵鲜花让交个朋友赔了100万,负责这次选品的主播李正在事件发生后连夜赶到天津的工厂调查情况。

“假皮尔卡丹”事件则让交个朋友建立起了完整的质量管理机制。

黄贺告诉C站,他们的管理措施颇有成效。“我们去年发布了包括加强链路审核、与专业质控实验室合作、建立内部客户体验委员会、设置神秘顾客在内的四项措施,最直观的成果就是网上没有出现过重大质量事件了,后台的客诉情况也在有效减少。”

原创文章,作者:518081,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518081.com/216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